“伉俪档”恶势力覆灭:暴力收贷 亲母舅也不放

“伉俪档”恶势力覆灭:暴力收贷 亲母舅也不放

  原标题:河南一“夫妻档”恶势力覆灭:暴力收贷,连亲舅舅也不放过

  “你听说了吗,美发班哪个好,‘要道’和他老婆景淼,还有他们的马仔共16人被公安抓了,还被判了重刑。”

  “是真的,我在法院旁听了审判。”

  近日,经河南省检察院督办,张宋道、景淼这个“夫妻档”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铲除。庭审当天,500多人到庭旁听。

  讨要高利贷 强行打砸骂

  张宋道“夫妻档”恶势力犯罪集团的“发家史”并不离奇:案发前,49岁的张宋道,在桐柏、唐河交界区域号称“要道”,是有名的地痞流氓。2002年,张宋道娶了比自己小13岁的景淼为妻,2004年因犯爆炸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。

  出狱后,他靠着家里几处地皮赚了“第一桶金”,搞起放高利贷的生意。倚仗在局子里呆过的“黑色光圈”,他先后收了陈文川等人当马仔,2013年又吸纳13岁的张鑫龙、15岁的李金昊、12岁的李和军等干儿子充实家庭集团放贷收贷势力。很快,他成了在桐柏埠江、平氏,唐河马振抚等乡镇横着走的“老大”。

  景淼追求高利贷多项利益,连自己亲舅舅也不放过。桐柏当地知名企业——河南银之川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娄某是景淼亲娘舅,也深受外甥女恶势力犯罪集团之害。

  2014年底,景淼、张宋道借给娄某50万元高利贷,后娄某因牛场经营困难还不起高额利息。

  景、张二人是怎样“收贷”的呢?先是逼迫娄某用宝马轿车做抵押贷款偿息,可娄某依然还不上后续高息。2016年1月16日,景淼便到娄某公司要账,因无人理睬,景淼开着轿车撞毁该养牛场北侧不锈钢自动伸缩门,进院后直接用砖头砸毁监控室、值班室窗户玻璃。临走前,景淼恐吓娄某不得报警,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就算公安抓了我们几个,还有更多的人会来找你算账。”

  2016年4月20日,想到“收贷”无望,景淼指使陈文川安排马仔到该县平氏镇某地控制娄某,采取辱骂、扇耳光以及用水灌耳朵的方式逼迫娄某长达3小时,张宋道参与后又把娄某控制带离至埠江红天宾馆,采取不让睡觉等手段进行施压。娄某在宾馆被控制期间,景淼和张宋道逼迫其签下一张83.6万元的借条,并让娄某以自己在郑州的房产进行抵押。娄某签下借条和抵押合同后,他们恐吓威胁娄某不准报警,并以报警杀害娄某的儿子等语言进行威胁。

  2016年7月14日,因索要“新界定”83.6万元高利贷欠款未果,景淼等人又采取拆除娄某公司厂棚,毁损公司大门、面包车车窗车身的方式,来发泄他们的暴戾。

  回想起自己曾经的遭遇,娄某至今心有余悸。

  随意入民宅 暴力撕合约

  高利贷借款人不还钱咋办?按这个犯罪集团的话就要是采取“软暴力”措施,即派人到借贷人家里辱骂、打闹,砸毁、变卖财物,烧纸放炮、播放哀乐,混吃混喝等方式逼迫借贷人偿还利息或者本金。

  2014年至2015年,梁某、张某分别从景淼、张宋道处借得几十万元高利贷,于是便遭遇“软暴力”收账。

  这对夫妻横行霸道惯了,即使面对有法律保障的合同,也采取暴力胡搅蛮缠方式撕毁。

  2015年4月6日,受害人张某、刘某等人从张宋道手里买了位于唐河县马振抚镇某地一套门面房,当时签订了购房协议,价格为70万元。张某等人先期支付50万元后,在房子前面加盖了两层三间门面房,后对外出租。随着房价上涨,景淼、张宋道反悔不想把房子卖掉,便拒不接收张某等人支付的20万元余款,让马仔到张某、刘某产业及家里采取“软暴力”手段威胁张某等人把房子退还。后来张某等人被逼无奈,哪家的美发学校好,只得以50万元的价格把新房和老房一并退给景淼和张宋道,而且景淼和张宋道只给了两人37万元,仍欠13万元。

  肆意发淫威 马仔欺百姓

  当地人很怕景淼、张宋道,也不敢惹他们,美发培训哪里正规,如果惹到了他们,各种麻烦便接踵而至。

  2015年1月,景淼与某地“贵丽丝美发会馆”老板张某发生争吵,景淼、张宋道便指使5名马仔驾驶无牌车辆,蒙面、持刀棍等将会馆玻璃、橱窗、展示柜、茶几、化妆用品砸毁。一马仔还将刀架在张某爱人王某脖子上,威胁王某不许动、不许报警。为此该店停业5天,重新装修。美发店被砸后,生意日益惨淡,直至倒闭。

  景淼、张宋道犯罪集团还开拓了一项业务,那就是“亮队”,让马仔们到某些工地为施工队亮相助威,制止周边群众阻拦施工。按照“行规”,马仔们可以获得“出场费”。2015年冬,桐柏县新集乡铁路线一施工处,2016年底,唐河县马振抚镇一石子厂,两处因生产作业先后与周边群众发生纠纷。受施工队的委托,这一“集团”马仔们便纠集一道,统一服装、统一发放铁锨、手电,高端美发学校,为施工方站队、助威,威胁、恐吓、辱骂周围群众不准阻拦施工。

  一举全锅端 扫除恶势力